我的故事

幾年前,我陷入了 重度抑鬱 ,幾度想要自殺。但機緣巧合,我發現了Gund Snuffles 熊熊毛絨玩具。我買了14英寸的一隻白色小熊並給它起名“Floppie”。 2009年來了又去,我的痛苦卻加重了,但Floppie一直陪伴著我,時不時做我舒適的枕頭。其它時候我還可以打它,在它身上發洩我的憤怒和悲傷。但無論我怎麼做它總是露出可愛的笑並抬起那洋溢著溫暖的臉向上看著我。 在身體恢復的過程中,我休了病假在家裡無事可做。那個時候我開始收集snuffles 熊熊,它們被設計成為永遠看著任何抱著它的人的樣子。我開始像一個3歲娃娃那樣和熊熊們玩兒。我為每個snuffle熊取名字,和它們聊天,我賦予它們性格,並且有時帶它們出去散步,我為它們編故事,樂在其中。 用心理學的語言講,我將自己投射到這些小熊身上,去創造一個安全地帶以分析我自己——那些我喜歡自己的地方和那些我對自己不太認可的地方。跟這些熊熊玩兒,在腦子裡編造那些冒險小故事的時候,我重新發現了自己的創造力。慢慢地,它們幫我把自己從抑鬱的泥潭中拔了出來,尤其是當我忍不住對自己跟熊熊們的不期而遇咯咯笑個不停時。 出乎意料的是,我發現了一個提升情緒和探索自身創造力以及人生目標的方式——我又開始玩耍了,並在內在小孩中找到了啟示。 這樣,就有了這個詞:小熊創意法。 你可以在 熊熊收藏 中找到我的那些熊熊們。每個小熊都有自己的身份證,那上面標注著它們的個性和擁抱級別,那取決於它們逗人喜愛的程度。 熊熊療法讓我內心平靜下來,允許我將那個充滿壓力的世界置於身後。熊熊療法激發我的創造力。最重要的是,它讓我笑。 請隨時聯絡任何熊熊或者 熊熊專家。 每只熊熊會以他們自己的方式給出回應。 用熊熊的方式抱你 熊熊專家   Bearapy-4140